打印

吴法宪回忆录——林彪从没企图杀害毛泽东?

引用:
原帖由 chenyue 于 2011-3-14 10:39 发表
你所举的明朝的例子非常可笑,彭德怀,刘少奇,毛泽东,周恩来一开始是平等的革命战友同志关系,根本不是封建的君臣关系,正是周恩来的一次又一次的违心,使毛泽东一步步走上了沾满无数鲜血的神位,死道友不死贫道, ...
一开始是平等的革命战友同志关系,但后来就不是了。
周恩来的一次又一次的违自己的心都建立在不违圣心的前提下

TOP

回忆录现在有点大行其道,真实历史的面纱是否要靠回忆录来揭开呢?偶觉得该是一个佐证而不是板上定钉的史实,还需要砖家叫兽挖掘!

TOP

引用“凡是牵涉到主席的都是失误,凡是牵连到周总理的的都是“违心的””,这句话经典啊,这也解答了为什么好多案子说不明白。

TOP

自从刘少奇把毛给吹捧起来确切的说是延安整风   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染指毛的权力了   连贵为国家主席的刘都能被毛的一个指头搞掉    周岂不是被杀鸡般的搞臭    我想周 朱最后没被搞掉   朱是因为外在的政治意义跟当年井冈山猪毛那点情分吧    周的存在为毛的错误粉饰的相当漂亮   所以毛的权术真是古往今来无出其右啊    当年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是否真的是自然灾害    惨烈到父食子  母食女  搜刮上去的粮食去苏联付资潜艇  原子弹   得知年均80斤肉的东德居然还在问我年均不到5斤肉的泱泱病国要援助的时候   彭德怀彻底凉了   半年的实地考察   决定庐山会议讲出心中的真实想法   不料....

TOP

引用:
原帖由 qqsrj 于 2011-3-15 10:14 发表
自从刘少奇把毛给吹捧起来确切的说是延安整风   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染指毛的权力了   连贵为国家主席的刘都能被毛的一个指头搞掉    周岂不是被杀鸡般的搞臭    我想周 朱最后没被搞掉   朱是因为外在的政治意义跟当 ...
确实如此。补充一下,猫对周既有嫉恨也有利用和依赖,所以周才能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生存。
《晚年周恩来》的作者高文谦原本就是体制内修订中GD史并且主要为周写传记。

TOP

引用:
原帖由 waterrool 于 2011-3-14 14:30 发表
回忆录现在有点大行其道,真实历史的面纱是否要靠回忆录来揭开呢?偶觉得该是一个佐证而不是板上定钉的史实,还需要砖家叫兽挖掘!
杨奎松教授就批评过,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体制内“编纂”D史过度依赖回忆录,忽视档案。
问题在于尘封几十年前的档案至今秘而不宣,历史研究者尤其是民间的,只能通过现已公开的资料研究。
比如:“西安事变”在90年代还是研究禁区,文革史以前是可以研讨的,现在又成为禁区了
高华教授的《红太阳》一书就是主要依靠现有公开资料写成的

[ 本帖最后由 碧玉箫 于 2011-3-15 14:09 编辑 ]

TOP

这段历史可能所有人都不得而知了。个人的看法是有这个可能,因为当年的mao基本上已经处于一种自我的状态,林彪看似风光,其实他知道自己的处境,他明白自己将要成为砧板之肉,这段历史造成的悲剧很多我们不能片面的去理解,mao的功绩不单单是因为他是伟人,就解放后来说他杀刘李表达出对党内干部腐败问题的关切,清四旧使我们的国家的社会治安很好,以前可以夜不闭户,没有毒品,现在的娼妓都职业化了,以前有吗?上山下乡不失为一个有效办法,当年的国家满目苍凉城市人口激增就业问题很难解决,上山下乡环节了城市压力,总理我觉得是我国建国以来最受人尊敬的总理,他的机智和品德我没法用语言形容,懂事的人仔细想下当时的情况就能理解当时总理的难处了,四人帮就是操刀手而已不值一提的,没有人后面授意他们根本不是棵葱,客观地说mao在文革时期是要负主要责任的。林彪只是过客,他想到了保命,其实换成别人下场也是一样的,他们在mao的眼里只是浮云,尽代表自己观点,不妥之处见谅

TOP

对林彪的遭遇深表同情,既然我们是讲究实事求是的治国方针,应该分2分看待林彪

TOP

看看下面这篇文章,注意是讲邱会作和黄永胜的回忆录,和主题相关,大家不妨了解一下。


===============================================================================================================================================

鲍朴介绍《邱会作回忆录》等历史新书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成立时间不长,但已经出版了多部有关中国政治和历史的重要文献著作,其中包括赵紫阳的回忆录《改革历程》和《刘晓波文集》等等。最近这家出版社又推出有关黄永胜的传记和邱会作回忆录,黄永胜和邱会作是中共建政历史中的解放军高级将领和中国文革时期所谓“林彪反党集团”的成员,这两本书为现代人了解中国现代史,特别是文革的历史,提供了与官方版本不同的视角。在今天的节目中,就采访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创始人鲍朴先生。
法广:请先介绍一下黄永胜的传记和邱会作回忆录这两部书的成书过程。

鲍朴:这两本书是回忆录性质的,邱会作回忆录是他本人写的,黄永胜的传记是他的儿子写的,当然也是根据黄永胜本人的材料完成的。我们出版社拿到书稿的过程并不复杂,就是按照正常出版社初次和作者和材料拥有者接触、最后达成协议、签约、拿到书稿,这都属于技术性的操作。

我们这个出版社在考虑出版方向时,非常注重去选一些历史素材,就是说在现在中共档案没有开放的情况下,把一些历史素材通过出版的方式流传下来,使其能够有历史价值。我认为:目前来讲,就是在中共档案没有开放的情况下,当事人的回忆和记录就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材料。

有了这些材料,还不能说有了信史,所谓信史就是大家公认的,和历史事实比较接近的历史。这些材料还不是完全的信史,但是有了这些材料,我们就进了一步。

法广:除了这两本回忆录和传记以外,你们出版社还出版了其它的历史性著作,请介绍一下。

鲍朴:去年2010年,我们出了一本《一九五九年拉萨》,这是由在美国的一位学者李江琳女士写的,这本书对一九五九年在拉萨、在西藏和在西藏外围藏区发生的事件作了一个非常非常详细的研究。一九五九年就是达赖喇嘛出走到了印度的那一年,我觉得:这本书研究一九五九年西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件,这是研究西藏问题的一个关键。以前没有中文的专著专门研究一九五九年这一年的历史,李江琳的研究是非常细致的,书写的也通俗易懂,和一般的学术著作不一样,既有非常翔实的材料来源的印证,又像写故事一样的,是可读性很好的著作。

去年我们还出版了一本对中国历史作了比较全面研究、而且有新颖概括的书,它是湖南作者肖建生写的《中国文明的反思》,它是以通史形式,在一本45万字的书里,对中国历史各个朝代作了评价和重新分析。他的一个不太常见的结论就是认为从秦朝开始的“大一统”是不可取的。注意这里的“大一统”和“大统一”是不同的概念。“统一”指的是领土的统一,“一统”指的是中央集权。作者肖建生的结论是:中央集权是一定要否定掉的,它对人民的幸福,一个时代文化的发展都没有起过什么好的作用。这也一本非常值得注意的书。

法广:我想又回到邱会作的回忆录,在这本书里,他有没有提出什么新的想法、别人不知道的历史?

鲍朴:你提的问题很好,邱会作的这本书有76万字,分上下两册,他提出了一些非常新颖的观点,提供的视角是我们平时看不到的。林彪九一三事件后,中共为林彪案定案时,有个“两谋”问题的说法,一是“企图谋害毛泽东,搞武装政变”,还有一个就是“难逃广州,另立中央”,这两条成为林彪案的铁定事实。作为林彪案的当事人,邱会作在书中写了:“两谋”在当时是不可能的,想都没想,完全是子虚乌有。在中共档案还没有公布的情况下,中共官方的版本是不是就是事实呢?当事人通过回忆录作了一个回答,这就需要历史学家根据已经发表的材料,作他们自己的研究和结论。

另外,在“世纪大审判”里,把林彪反革命集团和江青集团说成是一伙的。作为林彪集团的主要成员,邱会作在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是军委办事组成员,邱会作说:江青“四人帮”是忠实执行毛泽东路线的,而林彪这个集团实际上是反对“四人帮”的。把这两个“集团”绑在一起,说他们是一伙的,这是不符合事实的。

现在40岁以下的人都不太记得文革了,但是文革对现在中国始终产生很大很大的影响。文革的研究现在还是一项空白,文革书籍在大陆现在很难出版。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可以在香港出版这些材料,最终可以起到对材料保留的作用。我觉得意义是很大的。

法广:能不能介绍一下购买这些书的方式?

鲍朴:包括《邱会作回忆录》在内的这些书,是在香港的田园书屋发行的,田园书屋也有它的书店,电话是:852 23 85 80 31,他们会介绍在香港的哪家书店可以买到这些书,也可以邮购。

TOP

查了维基百科,林立衡数十次上书为林彪平反,都未获同意。里面还谈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杨尚昆曾对林立衡讲:希望他有生之年看到林获得平反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5 17:34